首 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培训课程 红色讲堂 红色文创 苏区人物 联系我们
红色讲堂
赣南红色历史
苏区精神
长征精神
苏区故事
历史事件
红色中华
红色著作

第四讲 红一方面军的长征出发地

浏览:次  更新:2019-07-12

开始于一九三四年十月的红一方面军所进行的二万五千里战略大转移一一长征,是中外军事史上的壮举。如同对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的出发日期有各种说法一样,对于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的出发地点,史学界也是各执一端,说法不一。有的说红一方面军是十月二十ー日从福建的宁化、长汀和江西的瑞金、于都出发长征的(见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共党史大事年表》和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室编《中国共产党史稿》等论著),有的说是十月二十ー日从于都出发长征的,也有的说是十月十二日从瑞金于都出发长征的,等等。

红一方面军到底是从哪里出发长征的?笔者认为,要对这个问题作出确切的回答,首先必须弄清红一方面军各军团和中央第野战纵队长征前夕的活动和集结情况,同时必须确定红一方面长征的出发时间,因为红一方面军长征的出发地点同这两个问题是紧密相联的。此外,还要区别红一方面军各军团开始集结时的出发地、集结地和开始突围时的出发地这几个不同的概念。只有将上述三方面的情况综合起来加以考察,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关于红一方面军各军团和中央第一、二野战纵队长征前夕的活动和集结情况,现将笔者所知分述于下:

中央第一、二野战纵队中央第一野战纵队(又称“红星”纵队)由中革军委、红军总部各直属机关组成,叶剑英任司令员。第一野战纵队下分四个梯队:第一梯队由总部、三局以及通讯队、警备连、工兵连组成;第二梯队由总部四、五局总政治部、医务所及一部分警卫部队、运输队组成;第三梯队由总部直属工兵营、炮兵营和附属医院(欠三所)组成;第四梯队由干部团和医务所及一部分运输队组成。中央第二野战纵队(又称“红章”纵队),由中共中央、中央政府以及总工会、团中央等机关和卫生部门、后勤部门、担架队组成,由李维汉任司令员兼政委、邓发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张宗逊任参谋长。长征之前,中共中央、中央政府和红军总部各机关,分别驻在瑞金的九堡、云石山、梅坑等地区。一九三四年十月十日傍晚,中央第一野战纵队各梯队分别从瑞金的梅坑、田心圩、九堡和会昌的石门圩出发,开往于都集结。与此同时,中央第二野战纵队也从瑞金的九堡和云石山等地出发,往于都集结。十月十三日,中央第野战纵队先后到达于都的岭背、禾溪布和县城东北部的古田村带。十月十八日傍晚,他们又从上述地域出发,经于都县城东门浮桥渡过于都河(贡江),十九日到达于都的畚岭圩。二十日到达安远的合头。二十ー日在合头休息一天(中央第二野战纵队二、三梯队在于都畚岭、小溪地域)。当晚,红一、三军团前锋突破敌第一道封锁线后,他们在左、右两翼护卫下,离开中央苏区西进。

红一军团

ー九三四年八月底九月初,红一军团在福建东线作战。九月一日至三日,在红军独立二十四师配合下,红一军团在福建温坊与敌李延年纵队三个师激战,共歼敌四千余人。战

斗结束后,红一军团在闽西体整了几天。九月八日,中革军委电令红一军团撤至长汀南山坝大田地域休息,准备西移。九月十ニ日晨,红一军团到达瑞金,在叶坪接受了中央领导同志的检阅

然后继续西移,于十九日进至兴国西北面的高兴圩一带二十日起,红一军团与红五军团一起,顽强阻击敌周浑元纵队三个师的进攻。九月底,高兴圩失守。十月六日十九时三十分,红一军团接中革军委电令,将防务交给红五军团。十月七日,红一军又奉中革军委电令,秘密地向兴国东南之竹坝、洪门地区转移。九日,红一军团主力ー、二两师离开竹坝、洪门地区,经于都县北之仙下贯,于十ー日到达于都县东北之段屋、宽田地域(红十五师从石城出发于十ニ日到达),进行体整。红一军团军团部驻在段屋铜锣湾。从十二日至十六日,全军团在这一集结地域休整补充,军团部召开了各级指挥员会议,学习张闻天写的《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社论,进行思想动员。十月十六日晚,红一军团一万九千八百余人,从第一集结地域段屋、宽田等地出发,从梓山的长口、山峰坝和花桥等地渡过贡水(于都河),经磊石、禾丰,十八日军团直属队和各师分别宿营于仁风、乱石、畚岭和安远县的下元头等地域。二十日抵达安远之双芫附近地域。为便于向新田、金鸡粤军驻防部队发起攻击,二十ー日晨,一师推进到安远的上坪、大竹芫地域,二师进至信丰县罗峰头,十五师进至固营,军团直属队在安远之固营、双芫地域。二十ー日晚,他们向新田、金鸡之敌发起攻击,并于当日二十ー时占领新田,接着向大桥、石背前进,踏上长征之途品红三军团『九月中下旬和十月上旬,红三军团一直在石城北部抗击敌陈路军。十月七日奉中革军委电令,红三军团将防务交给地方部队红军独立第七团和红十五师一个团后,撤离战场退守石城南部,并从即日起到十二日止,在该集中地域进行人员、干部、弹药的补充,整理部队,加强军政训练,演习进攻战术的动作及步兵与机枪迫击炮的协同动作。十月十二日晚,红三军团四、五、六师离开石城,到宁都长胜;同日晚,全军团继续前进。十六日晚,担任方面军右翼前卫的红三军团一万七千八百零五人,在于都县城西门塔脚下及盂口等地渡过贡水(于都河),经新陂、小溪、马岭、牛岭・,于ニ十ー日晨抵达赣县之小坌、长演坝等地域。二十ー日黄昏,红三军团前锋红四师十团向信丰百石守敌发起攻击,全歼守敌。驻金鸡粤敌第一师第二团一个营闻汛赶往百石增援,被红四师十一团堵击歼灭,红四师师长洪超在此役牺牲。红四师攻占百石后,于次日上午(二十ニ日上午)向古陂攻击前进,其余部队随后跟进。

红八军团

红八军团组建于九月ニ十ー日,由独立二十二十三师合编组成,军团长周昆,政治委员黄甦,政治部主任罗荣桓。红八军团组建后,一直在兴国古龙冈西北地域抗击敌人。十月八日晚,红八军团奉中革军委主席朱德电令,撤离战场,于九目拂晓到达古龙冈。接着,全军团开至兴国南部社富集结,补充新兵。十月十七目傍晚至十九日傍晚,全军团一万零九百二十ニ人,经于都县仙下贯,在于都县城南孟口渡过于都河,随红三军团后经新陂小溪、马岭、信丰西进。

红九军团

红九军团是方面军长征出发时的左翼后卫。九月下旬,红九军团在福建长汀南部西华山阻击东路敌人。九月二十五日,军团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蔡树藩奉命到瑞金开会。九月二十八日,军委电令红九军团三师将防务交给红二十四师,全军团撤至长汀南部钟屋村休整。在此,福建军区动员一千六百多名新战士补充到九军团。九月三十日下午三时,全军团离开钟屋村,往长汀河田地区转移。十月二日在河田休整一天,晩上向汀州开拔,十月三日到六日,在长汀体整四天。六日晚,全军团西移二十公里,七日凌晨四时抵古城,当晚抵瑞金。八目拂到达武阳,本日,军委决定红二+二师归还九军团建制。红二十二师当时驻在会昌站塘、麻州、周田一线。九日晨七时,九军团进抵会昌东朱子坝、狮子坝一线,十日进抵会昌珠兰埠,此为九军团第二集结地域。从十ー日到十五日,全军团在珠兰埠一带再次休整五天,并在此接收于都补充第一团充实部队。十六日,全军团(包括红二十二师)共ー万ー千五百三十八人,作为方面军左翼后卫,于当晚渡过濂江(安远河),次日晨抵三王坝待命,当晚十二时进抵新泉一线。十八日下午五时,全军团随红一军二师后跟进,十九日晨八时军团部进抵于都县茶梓圩(原属安远县管辖)。二十日,军团主力到达安远龙布,并在此体息一天。二日晚,红一军团前锋突破粤军金鸡、新田封锁线,红九军团随ー军团跟进,于ニ十ニ日抵安远版石,当晚继续西进。

红五军团

红一方面军长征前タ,红五军团在兴国西北之高兴一带,抗击敌周浑元纵队。十月七日,红一军团撤离战场红五军团则按军委电令,留在高兴地区阻击敌人,保卫兴国县城。十月十四日,兴国县城失守。十月十六日,军委电令独立三团从于都赶赴兴国,十七日红五军团将防务交给独立三团,随即撤出战斗,全军团一万二千一百六十八人从兴国出发,经社富于十九日晚到达于都县城北部。二十日傍晚,经于都县城南孟口至罗垇等渡口,渡过于都河,二十ー日在小溪地区宿营,作为方面军后卫西进。以上就是红一方面军各军团和中央第夕的活动和集结情况

野战纵队长征前关于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的出发时间,史学界目前有一九三四年十月说、十月中旬说、十月十日说、十月十二日说、十月十四日说、十月十六日说和十月ニ十ー日说。笔者同意红一方面军长征始于十月ー日晚的说法。其理由撰文阐述,这里就不再贅述了。同时,笔者也认为,对红一方面党史界有不少同志已军长征的出发时间取“一九三四年十月”这一简要提法也可以综合上列情况,我们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红一方面军长征前撤离战场开始集结时的出发地点,分别是江西的瑞金(中央第

野战纵队八军团)、石城(三军团四师和五师、六师、一军团十五师)和兴国(一、红五、红八军团和福建的长汀县(九军团)。过去不少党史和现代史论著中,不提兴国和石城是长征前夕开始集结的出发地,这是不符合史实的

2.红一方面军长征前的主要集结地是江西于都县;兴国石城和会昌县也是集结地之一。有些党史论著只提于都是红一方面军长征前的集结地,这也与史实不符。

3.红一方面军开始突围时(十月二十ー日晚)的出发地点则是江西的于都、安远和赣县、信丰边境地区,主要是于都县和安远县。因为这时中央第一、二野战纵队和红一、九军团共四万余人,全部在安远境内及安远、信丰边界地区;红三军团一万七千余人在赣县境内;在于都境内的是红五、八军团共二万三千余人和中央第二纵队二、三梯队数千人。因此,说红一方面军十月十ー日晚是从于都一地出发突围长征,这显然是不妥的;说红方面军十月ニ十ー日晚是从福建的长汀、宁化和江西的瑞金于都出发突围长征,更是不符合历史事实。

4.至于福建的宁化县,无论是红一方面军开始集结还是开始突围,都不是出发地点之一。据我们调査,一九三四年八月间,红军团确实是在化、连城一带作战。但是,八月二十六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电令红一军团(缺十五师)于八月三十ー日以前赶到朋口以西地域,协同红十四师抗击李纵队前进;同时令红十五师“伪装一军团全部,于二十七号前由宁化出发,经不口改向石城驿前,限三十日上年到达堵水、洛口南地域,接替五军团十三师守备任务”。红一军团主カー、二师于八月三十ー日赶到长汀南部,直到九月中旬离开长汀,此后再没有回闽西。红十五师也一直是在石城北部作战,直到长征再未回到宁化。至于红九军团和红二十四师,九月间也一直在长汀、连城地域作战。原在宁化地区活动的红独立七团,也于九月底十月初西调石城协同红三军团作战。红三军团和红十五师撤离石城后,红独立七团即在石城阻击敌人,

掩护主力长征。这怎么能说宁化是长征的出发地呢?如果把红军团于人月底离开宁化视为长征开始,这显然是说不通的。那么,党史界对于红一方面军长征的出发地问题,为什么会出现各种说法呢?笔者分析主要原因可能有三:一是对红一方面军各军团、中央一、二野战纵队从开始集结,到开始突围离开苏区出发长征这个阶段中的史实未完全搞清。史实不清,自然不可能得出准确的结论。二是对于红一方面车长征的出发日期看法不一致。出发时间与出发地点是一个密不可分的统一体。既然长征的出发时间说法不相同,那么长征的出发地点也必然会不相同。三是有些同志将红一方面军各军团(包括中央ー、二纵队)开始集结的出发地,和各军团的集结地以及开始突围的出发地,这三个不同但又互有联系的概念搞混了。笔者认为,这三个概念虽互有联系,但又各不相同,在其各自所指的时间、空间上,都有自己特定的含意,不能互相代替,互相混淆。作为红一方面军统的突围行动,是从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ー日晚开始的。与这一特定时间相连的各军团及中央两个纵队当时所处的区域位置,自然就应该是他们开始突围转移的出发地了

因此,在表述时,如果简要地说红一方面军于一九三四年十月开始长征,其出发地点可说是福建的长汀和赣南的瑞金、兴国、石城、于都等县;如果确切地说红一方面军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一日晚突围长征,其出发地点应是于都县和安远县(信丰和赣县可省略不提及)。如果有同志认为红一方面军于一九三四年十月中旬出发长征,那么,其出发地点就应该是江西的瑞金兴国、石城、于都和会昌县

文章引自《中央红军长征从这里出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Copyright © 2017-2019 赣州市红色文化研究院  ICP备案:    技术支持:

在线客服